瑤媽兩年的祭日
我又回到高雄
在納骨塔前,哭不出來
不想在老媽面前掉淚
我想讓她知道我過得好,偶有辛苦但負責又快樂

時常是會哭的
尤其是一個人難以成眠的夜晚
很多事情不想去想起
卻難以磨滅

大家庭的聚會
席間有我非常感謝的人們:
大姨媽、二姨父和二阿姨、三姨父和三阿姨
他們都在我們家最痛苦難熬的時光裡
陪我們走過這一段
我永遠尊敬、感謝他們

聚會中也有不熟的親戚
故意裝熟詢問我老媽的事情
一副沒話找話講的嘴臉
倒盡人胃口,我只覺得噁心

兩年了,就算有悲傷我也已經沈澱
別以為親人往生好像我們這些活著的人就永遠無法走出來似的
收起你們無聊、無謂且無用的同情!
因為那十分的廉價
送我都不想要
因為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你們都袖手旁觀
因為在我們家最需要的時候你們不聞不問
所以我厭惡接受這些多餘的同情和關切!

我這個人有個好處也是缺點
那就是我只認同是我的親人當親人
有些親戚雖然有血緣
但是所作所謂低劣不堪
我是不屑認這些人當親戚的
你們也不值得我尊重

一律都當陌生人最為恰當




瑤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